00656.HK --

復星30周年特別策劃|我和我的機器人樂團

發佈時間:2022-08-01 作者: 來源: 流覽量:

今年,復星進入創業三十年的重要時刻。我們藉此推出特別欄目——「30」,潛入復星生態,尋找並記錄那些滋養生態的重要底層力量。「30」的首個系列《行家》,將目光對準具體的人,走入他們為全球家庭生活生產幸福的幕後。行家,是擁有精湛技藝或掌握特殊技能的從業者的統稱。工程師、設計師、研發專家、老字型大小匠人……是他們日復一日的專注、堅韌,對極致產品的追求,説明復星穿越週期,一路成長,為廣義的社會創造利他幸福。復星三十年,最大的財富始終是人,所謂群「星」閃耀,這正是「三十而立」的秘訣所在。


首期,我們探訪了翌耀科技旗下FFT嘉定工廠。FFT是世界一流的智慧製造柔性方案提供商,也是復星智造板塊的重要成員。這裡有一群特殊的工程師,他們善於與機器人共舞,讓生產線流淌悅耳的音符。


文章無法窮盡所有揮灑汗水的奮鬥者。站在主角身後的永遠是更為龐大的群像。謹以此系列向他們致敬。


「再跑一遍!」


蘇俊傑和王楷站在FFT工廠的H25項目前,檢視著眼前「工位」的運轉。按鈕按下,運載機器人身負兩扇車門緩緩駛入、停靠。運動軌跡上佈滿二維碼,藉以錄入座標資訊。兩隻高約3米的六軸機械臂猛地向下,扭動、旋轉、翻騰,瞬間完成物料抓取、位移推送、精準擰緊等工序,又炫技般地將其拆卸、回位。幾分鐘的時間內,一裝一卸,仿佛什麼也沒發生。


「工位」是汽車工業流水線的專用名詞,數萬個「工位」如多米諾骨牌般組合成一條條流淌的線體,每一個都由機器人組團「鎮守」,千軍萬馬,安寨連營,成就了工業時代蔚為壯觀的場景。


「鐵坨坨」離不開大腦。蘇俊傑和王楷這樣的機器人工程師就是它們的「大腦」,「用通俗的話比喻,就像是「機器人樂團的指揮」吧,娃娃臉,但已經是「老司機」的蘇俊傑概括。



最優解求之不得,只能無限逼近


從零散的物料到一台裝配完整的車,需要多少步驟?答案是四個——衝壓、焊裝、塗裝、總裝,這就是著名的汽車生產四大車間。


不要被「4」這個數字蒙蔽。每一個車間的體量都大到令人咋舌。以焊接,也就是一輛車的外殼——「白車身」生產為例,就涉及底板、四門兩蓋、內外側圍等至少15條線體,上百個衝壓件,幾千個焊點。一塊鐵皮,歷經上萬個環節,最終被塑造一個有模有樣、足以抗壓的軀殼。而FFT的主要業務即是提供白車身生產線的「交鑰匙工程」,涵蓋寶馬、戴姆勒、大眾等一線廠商的許多知名車型。


想像一下這個車間,「從一頭到另一頭,直線距離就是700米」。35萬方大小的廠房,面積接近5個虹口足球場。工作11年的蘇俊傑見證過許多生產線的從無到有,一般光是搭建就需要兩年。


▲蘇俊傑是一名PLC工程師


白車身車間裡,最吸引眼球的,正是排布分明的數百個機器人,它們各自為營,又在統一的「節拍」下律動,似乎在演奏一部工廠交響樂。「節拍」其實也是專用名詞,指的是一條生產線單位時間下線的產品數量,比如60JPH,即平均一分鐘下線一台車。


指揮這些獨立「聲部」和諧、統一,維持頻率向前推進,是機器人工程師的職責。上萬個環環相扣的任務,任何一個面臨失序,就會拖垮整個節拍,從而影響產品的交付。


指揮家的工具是指揮棒,而機器人工程師依賴數字化及資訊化的程式設計手段。準確來說,蘇俊傑是一名PLC工程師。PLC,即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的縮寫,中文譯為可程式設計邏輯控制器。具體工作是通過演算法以及邏輯推演編寫機器人的時序,形成機器人間的最優聯動,以達到最優節拍。


比如,一個約30平方的工位裡駐紮著8-12台機器人,它們的行進路徑,先後工序決定了這個工位的最終效率。有經驗的工程師能夠在有限的空間裡規劃出12台機器人同時作業的路線,並且避免它們互相碰撞的可能性。一次時序的調整,有可能帶來20秒的節拍差距。



▲機器人「跳舞」,是有節拍的


蘇俊傑介紹,FFT單工位節拍最快可以達到40餘秒。而FFT的生產線,自己曾經參與過的已經實現了5車共線,極致則能夠達到8車共線。即一條生產線可以滿足8種車型的生產,且保證一定的節拍。


這是演算法、工藝、工程邏輯帶來的「柔性」優勢。背後則是工程師們地一次次地計算、推演和驗證。做項目的時候,蘇俊傑會梳理一張表格,上面記錄了所有設備的聯動關係,並將它們的運動軌跡拆分成每一秒、每一個步驟。無休止地排列組合,終極目的就是要找到關於「節拍」的最優解。


▲工程師們一次次的計算、推演和驗證,是「柔性」智造的關鍵所在


「我們的任務不僅僅是解題,還要找出最優解。」蘇俊傑停頓了一下,「但最優解往往求之不得,只能無限逼近,這就是工程師的宿命」。


路上遇到TA,腦子裡也要再跑一遍


33歲的蘇俊傑是上海寶山人,學習自動化專業的他,大學畢業後進入FFT,成為該公司在中國的第一屆校招工程師。FFT是世界一流的智慧製造柔性方案提供商,隸屬翌耀科技,也是復星智造板塊的重要成員。


「我們的客戶都是賓士、寶馬等高端車企,要求高、標準高。」蘇俊傑在各種項目中摸爬滾打,學習和應用各種行業領先的技術,比如虛擬調試、隨行檢測等,漸漸從單一的技術人員成長為一名綜合性的管理人員。


蘇俊傑的搭檔是95後的王楷,一名機器人調試工程師。眾所周知,PLC工程師和機器人調試工程師是永遠的CP。前者控制交響樂的速度和節奏,後者校正每一個樂器的音準。


▲機器人調試工程師王楷,負責校正每一個「樂器」的音準


調試的現場永遠是乏味的,檢查線路、配置參數、核對信號、模式切換……氣缸ok,安全門ok,感測器ok、夾具ok、零件匹配……一直debug,直到無bug可去。


工作卻絕不重覆,「因為每天面對的都是新的工位,新的夾具、零件……」如前述,一條線體有上千個工位。


 ▲機器人工程師的工作絕不重覆,每天面對的都是新的工位,新的夾具和零件


剛剛工作三年的王楷已經參與過20餘個車型的調試工作。做得多了,腦子裡都是生產過程。路上遇到熟悉的車型,下意識還要在腦子裡再跑一遍時序。


FFT嘉定工廠坐落於上海著名的「安亭汽車城」。寶山和嘉定南北對峙。為了通勤,蘇俊傑每天都要穿城而過。但FFT約400名專業工程師的絕大多數,都很少出現在園大路的總部。「項目」在客戶的工地上,瀋陽、北京、天津……項目在哪裡,工程師就駐紮在哪裡。本職在項目上,回家則是「探親」。個中辛苦自知。


蘇俊傑經歷過很多項目從0到1,從最開始是一片工地,再到車間搭建起來,到第一台車下線,幾百萬台車的量產,直到見證最後一台車的EOP(end of production)。一個輪回可能有6、7年的時間。蹲著黃沙地裡吃午餐,老實敦厚的工程師也能吃出「風」味美食的自我調侃。


他算了算自己的年齡,靦腆一笑,做了幾個項目,就從大學畢業生躍升為「中年人」了。好在機器人工程師沒有中年危機,跑通幾個完整的項目,才有了獨當一面的底氣,再怎麼至少也35歲了。在這個行業,40歲剛剛開啟黃金時代。


▲外面的世界變化很快,但工程師沒有中年危機


「外面的世界變化很快,但是我們這行需要時間積累、沉澱,或許這就是工程師的匠心吧。」他頓了頓,「如果大學再選一次專業,還幹這行」。